realpage

hi hi hihahahaha
I wanted to live deliberately.

喜欢的人跟她的小猫儿~
手机里lofter其实删掉了的
刚在她房里玩电脑 瞄到快捷栏的lofter
没忍住 我点开
显着思维跳越还有点忧郁的文字
果然是那个你呢
我不会关注你哦
只想要记住你的昵称
偶尔去看看
或许今天又是怎样心情怎样冲动留了痕迹 也说不定
可我才三两分钟就只记得六个字中开头的“xx”
我怎么急着关了电脑呢
这里不会遇到认识的人吧
我想 我可以偷偷 留一段心情

妈炸 怎么能和资产阶级交往 穷逼产生阶级仇恨

这个人 有点毛病咯

蹲坑 思考

对自己的耐心 爸妈给得最多

等到六点零五分

定了一步之遥 在影院休息室候场 回首起以前看一小白青春电影满脸泪痕地从播放厅里出来被几个或坐或立地聚在一起唠嗑的检票员看到并调笑 啊…扶额叹深沉

好啊…没关系 一边嘴角抽搐一边说 还好及时拉上了帘子,就不会被看到狼狈的样子。

得不到

慰籍的话,会又有一道缺口